面试技巧正文

“神话”背后:蓝翔的红与黑

蓝翔是山东乃至中国民办职业教育的缩影,成功是顺势而为,但光鲜的外表掩盖不了其粗放发展的本质。

  “学挖掘机技术哪家强,中国山东找蓝翔。”这句地球人都知道的广告,最近红到了极致。网络上,你随时都可以看到以“蓝翔”或“挖掘机”为蓝本创造的各式段子;现实中,你可以在公园等地看到受孩子和家长热烈追捧的儿童挖掘机游乐项目,甚至有家长认为,挖掘机可以锻炼孩子动脑、动手以及手脑协调的能力。

  然而,随着各路媒体的广泛介入,蓝翔技校的诸多“秘密”也被逐渐挖出来,其掌舵人荣兰祥,这个缔造“传奇”的农民英雄,也同时面临家暴、多个身|份证、超生等众多质疑。

  顺势而生

  1984年10月,被认为是蓝翔创立的起始点。这一年,中国大陆改革的中心,开始向城市转移。当年5月,中央文件给予国有企业更多自主权,而农村承包责任制,让农业连续四年增产大丰收——过剩的农村劳动力,带动了乡镇企业数量大增,同时也拉开了农村劳动力流向城市的序幕。

  荣兰祥、孔素英夫妇也从河南虞城县来到了济南。但他们没有成为生产者,却开始以传授他人技术为生。1984年10月,在济南市五十七中,租来的几间教室成了“天桥职业技术培训学校”(下称天桥技校)的教学地,专业只有3个:油漆与沙发制作技术、裁缝以及美容美发。

  进入1985年后,天桥技校的学生开始迅速增长,学校又增开了摩托车维修等专业,到1988年与部队合作办学并更名为蓝翔前,荣兰祥与孔素英已在济南培训教育圈颇具盛名。

  与部队的合作成为蓝翔发展的一个重要转折点。“部队带来的好处是能提供场地,关键是还能带来学员,都是部队转业人员,需要培训技能。”孔素英称。蓝翔的办学规模迅速扩大,到1997年脱离部队时,蓝翔的在校生规模,从1988年的1000人激增到超过1万人。

  因为部队的房产需要退还,此时荣兰祥再次抓住机会买地扩张,从1998年起接连建起了5个校区,占地1000余亩。到2002年时,其办学规模已达到了3万余人,成为中国最大的民办职业技术培训院校。

  2006年,荣兰祥找到著名演员唐国强做广告代言人,“挖掘机技术哪家强?中国山东找蓝翔”这句经典广告语迅速传遍全国,也让蓝翔在全国的知名度一炮打响。

  如果说有意营销和无意中的被营销,保证了蓝翔的高速发展,不得不承认的是,客观上蓝翔也生逢其时。

  一直以来,在“唯学历”的环境下,职业教育几乎沦为学生和家长“兜底”的选择。但曾经备受轻视的职业学校的学生们,如今开始慢慢挺直腰杆。他们拥有这样的底气:在大学毕业生每年都面临就业窘境的当下,蓝翔的毕业生供不应求。1999年后高考逐年扩招,到了2005年,中国高等教育在校人数已经达到2300万人,位居世界第一。大学生人数急剧增加和大学热门专业扎堆,使得就业难问题一年比一年突出。而蓝翔则对自己毕业生的高就业率大加宣传,用人单位甚至需要提前为蓝翔学生预付订金。如此相比,蓝翔显然更实在一些。

  “神话”背后

  狂轰滥炸似的广告让蓝翔近些年来一直很火,但近两个月来,它的火近乎成了一个“神话”。哪怕这个火是由一个“负|面新闻”点燃的。

  9月初,蓝翔技校副校长带领百名学生从济南赶到河南商|丘,在商|丘天伦花园门口|爆发了一场群殴事件。一位七旬老人在这场打斗中双手受伤,他是荣兰祥的岳父孔令荣。“跨省打架”一事被媒体曝光后,引发“全国打架哪里强,山东济南找蓝翔”的调侃狂潮。

  “跨省打架”的风波还未彻底平息,10月初蓝翔技校又在网络上推出了2014年宣传片。这部蓝翔技校自己拍摄的宣传片使用了大量航拍镜头和人海战术,成千上万的学生身着统一服装,在演员唐国强的带领下,铿锵有力地念出20多年未变的广告语——“高级技工哪里强,山东济南找蓝翔”,被戏称堪比好莱坞大片。此后在社交网络上,网友和段子手在各种文案后面,习惯性添加这种无厘头句式,再次让蓝翔技校暴红。

  再次暴得大名之后,媒体都忍不住像挖掘机似的再次挖掘“蓝翔为何这么火”。

  有营销界人士总结道,简单粗暴的广告语最为直接地普及了蓝翔的知名度;自身标榜的率先推行“把工厂搬进学校”的教学方式、率先独立编写“零距离就业一体化”的教材模式为它贴上了“一流”的标签;网络社交化时代无厘头文化的助推,继续使得它在舆论场里保持了热度。

  但舆论无疑是一面放大镜,随着各路媒体的深度介入、剥茧抽丝,蓝翔红火背后的野蛮生长路径也逐渐被置于阳光下。

  孔素英的父亲遭蓝翔技校人员的殴打,使得荣兰祥与孔素英之间的夫妻矛盾公开化。随即孔素英曝光了荣兰祥有20年家暴历史,公然携情人同出同入,并拥有3个身|份证、生育6个儿女等负|面消息,使得身为全国人|大代表的荣兰祥近乎名誉扫地。

  紧接着,曾供职蓝翔的老师或曾在蓝翔就学的学生,开始纷纷现身“诉苦”。

  据一位不愿具名的蓝翔老员工介绍,事实上,这次“跨省打架”早已不是蓝翔第一次诉诸暴|力。回溯蓝翔的发展史,类似案例“举不胜举”。据他回忆,创业之初,蓝翔便与其他学校多次因争抢生源而大打出手,甚至一度成立了“打架队伍”。

  而在学校的日常管理中,暴|力事件也时有发生。女生发短信表达对学校不满,被骗到办公室围殴;数百师生持刀围堵执法人员;退学者被群殴后带到黄河北岸威胁,并派人跟踪到家……这些都是在蓝翔发生过的事。

  “暴|力和金钱,是251管理最核心的两招。”上述蓝翔老员工表示。251,是荣兰祥自封的代号,意指他自己像“250”一样勇猛,但又比“250”多一个心眼。

  比如,荣兰祥宣称学校实行军事化封闭管理是为了学生安全,但这个圈起来的世界中,让学生的消费毫无外流,且可通过高价商品更多获利。

  更大的利益,在于“转学”: 荣兰祥不断对专业进行细分,让一部分学生混淆概念,多次交钱。比如学生来学厨师,但学一段时间后,老师就会说其实厨师专业学的是基础,应该再学具体方向,比如面点什么的,让学生再交钱,或者干脆说学生不适合学这个专业,让学生多学专业或者换专业。而老师若提出离职,同样会被扣押金。

  值得一提的是,蓝翔“神话”背后的乱象并非孤例。某种意义上,蓝翔已成了山东乃至中国民办职业技术培训学校的缩影。早期的粗放式膨胀和市场的无序竞争,似乎让它们已偏离了教育的本身。在缺乏有效管理的情况下,教学质量堪忧,教学乱象频现也就不足为奇了。而如何管理这些民办职业培训学校,使之回归我国的现代职业教育的发展大框架中,已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相关阅读